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成熟的女医师 [2/2]

成熟的女医师 [2/2]


  经他这一射,原本还有段距离的高潮立刻蜂拥而至,热腾腾的阴精一射出来
就被兀自喷射的精液洪涛吞噬,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会被一个处男搞上高潮,但
事实却不容许她抵赖,而且此时的她也没有力气去抵赖了。

  「啊…真树姊姊…好姊姊……」少年一边射精,一边还抽送着肉棒,继
续姦淫着女医师因为高潮而瘫软的娇躯。

  「小弟…停…停一下…」一次的高潮对经过调教的真树而言并不算什么
,但她却还有其他的主意。

  「真树姊姊?」少年停了下来,现在女医师的一句话对他而言就像圣旨一样。
  「你这坏小孩…还这么硬…」女医师摸着少年的肉棒,问道:「除了我以
外…你想和其他女生做吗?」

  「我只有真树姊姊而已。」活像劳伦兹养的鹅一般,少年认定了眼前的女人
是他的「妈妈」。

  「傻瓜,如果你真的只要我的话…人家没多久就被你搞死了…」女医师真
树抚摸着少年硬挺的肉棒,这东西在射了一次精之后反而变得更大了一些,而它
的主人更是精神十足,一点也没有因为射精而感到疲劳的样子。

  「啊…我不要真树姊姊死…」
  「小傻瓜…」女医师温柔地将他的头抱在胸前,然后转过头去对着门外说
:「可爱的小静…光只是偷看不过瘾吧?还不进来?」

  几秒之后,一只颤抖的手臂拨开了门,一个全身衣衫不整的护士红着脸走了
进来。原本梳理得整整齐齐、盘在脑后的髮型变得淩乱,一绺绺纤细的髮丝沾黏
在显见红云的俏脸上、又或者垂挂在眼角边,粉红色的连身护士服领口鬆开了几
个釦子,护士服斜斜地挂在她身上,内里桃红色的胸罩也翻了开来,使得她白嫩
的右肩与半边美乳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

  「小静外表看起来这么正经,想不到居然会偷窥,而且还在工作的地方自慰
…」女医师落井下石着。

  「不…不…」护士害羞地低着头,眼光却正好扫过少年已经拔出来的肉棒
,她惊咿了一声,随即脸蛋变得更红,头也垂得更低。

  「不然妳这副样子要怎么解释?还有妳手上的那些…」女医师话说到一半
,就被面红耳赤的护士慌张地打断。

  「有…孩子在这里…不要说…」护士小静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哀求着。  
 
「呼呼呼…」女医师舔了舔嘴唇,说道:「妳看到我们做的事情了,还以
为跑得掉吗?」

  女医师走向小静,毫不掩饰那正流淌着浓稠精液的秘处,或许是被女医师的
样子吓到,小静居然没有逃走。

  「医…医师…」被女医师碰到的瞬间,小静浑身震了一下,接着就像待宰
的羔羊一般任凭女医师将她推向少年,强迫满脸通红的她看着少年胯下巨大的肉
茎。

  「怎么样,他的很大吧,一点都看不出来这还是未成熟的棒子呢…」女医
师伸出手拨弄着少年的肉棒,在小静耳边催眠着:「如果他的经验更多一点的话
,我搞不好真的会被他干死…」

  「医师…不要说了…」护士喘着气,胸前的肌肤上也浮现晕红,一双夹得
紧紧的美腿难过地动来动去,像是在抗拒身体里面某种怪兽破体而出一般。

  比起女医师模特儿般的身段,小静显然就娇小了许多,小小的脸蛋、小小的
肩膀,以及一样小小的、正盈一握的胸部,总体而言是个非常适合穿和服的大和
抚子类型,也因为这个原因,小静自实习开始就备受病患的喜爱,毕竟不管是哪
样人都不会对着一个娇小玲珑、楚楚可怜的美少女发脾气的。

  「来吧…」女医师将小静压倒在诊疗床上,解开她的腰带,将粉红色的布
料掀了起来,然后手指轻柔地按压着她被裤袜与内裤包裹的耻丘。

  「果然湿搭搭了,即使隔着这么厚的布料也摸得出来呢。」看着眼前的美女
调戏另一个美女,少年虽然仍是懵懵懂懂,但只需要本能驱使的肉棒子却硬得像
要炸开一般。

  「真树小弟弟来吧。」女医师不顾小静的反对,纤指一钩,刷地一声撕裂了
她黑色的裤袜,然后取过剪刀剪断她左右腰边的内裤,将这块粉白色的布料从丝
袜的破洞中取了出来。

  「医师…」因为女医师整个人都趴在小静身上,因此她只能抓着女医师的
藕臂,红着脸恳求她。

  「好漂亮的缝缝…小静还是处女呢。」真树拨弄着小静股间的嫩肉,让少
年可以清楚看到里面层层叠叠的皱摺与女性贞洁的象徵。

  「小弟弟,你那里还很硬吧,这里…随你插唷…」听到女医师这么说,小
静只是呻吟了几声,少年清秀的脸彷彿有种魔力,竟让她忘记自己的第一次即将
被这身怀巨根的少年夺走。

  「可…可以吗?」少年迟疑着,脸上的表情却是无限的期待,刚才的感觉
实在太过美好,让他本能性地想再次体会。

  「当然可以啰,小静也不反对嘛。」女医师对于小静反抗程度太小这件事有
些诧异,不过现在并不是深究的时候。

  有了上次的经验,少年主动握着自己的棒子放到小静即将遭受摧残的股间,
不管三七二一就猛力推进,「滋」地一声全根尽没。

  如此的粗暴动作让小静立刻发出音量惊人的惨叫,若非附近是商业区,晚上
没有人,只怕过不多久警车就来到这兇案现场了。

  「真树小弟你太…」女医师吓了一跳,经验丰富的自己都被他的肉棒插得
疼痛不已,还是处女的小静怎么受得了,转头一看,小静果然已经晕死过去了。

  不过这时候的少年可听不下去,他只是瞇着眼专注地享受小静体内紧密火热
的挤压,以及抽送带来的快感,鲜血成了暂时的润滑剂,少年外行的举动却让小
静在醒来之前得以让蜜穴习惯他的巨根。

  「啊…痛…嗯…啊?」小静醒来之后,正要对少年发作时,蜜穴却传来
强烈的快美感,撕裂般的痛楚彷彿是梦境一般只在印象中留下些许痕迹,取而代
之的是从未经历过的肉体欢愉。

  「啊啊…怎么会…这样…嗯…快…重点…」虽然有性知识,但小静从
不晓得这种事情竟然如此快乐,若知道的话,自己老早就抛弃处女了。

  其实会这样有一大部分是女医师的功劳,她在小静晕倒时就开始对着她全身
的敏感处进行爱抚与揉捏,替小静充分地「热机」,才使得她这么快就能进入状
况,即使小静醒了,她依旧吻着她的颈子,揉捏着她正盈一握的美乳,补足了少
年所不可能做到的温柔。

  「真树医师…吻…吻我…啊…」小静哀求着,女医师自然也不反对,两
个美女四唇交叠,久久不离。

  小静本来就有点倾慕真树,这点女医师也知道,不过两人一直没有跨过医师
护士那道门槛,少年的出现使得这平衡崩溃,小静终于有机会对女医师告白,而
结果显然是圆满的──虽然多了个正在狂搞小静嫩穴的少年。

  「好舒服…啊…要射…」少年尖叫着,女医师立刻紧握住肉棒的根部,
用痛楚打断射精的冲动,她媚媚地说道:
  「男孩子不可以只顾着自己快乐唷,一定要让女孩子先高潮很多次之后才能
射精,懂吗。」

  少年自然不懂,真树耐心地教导他如何控制射精,这时她还不知道这么一教
,会让她们两个变成少年胯下的性爱俘虏。

  「啊…天哪…我…我要…飞了…被…啊…你…真树医师…快…抱
住我…嗯啊啊…」小静狂乱地淫叫着,双手在半空中挥舞,像要抓住什么一般
,真树双手一圈,整个人骑到小静身上,蜜穴抵着蜜穴、胸部顶着胸部,一边感
受着肉棒在小静体内出入的快乐,一边与她交换着热情的吻。

  「真树姊…我…不行…了…要…又要…死…啊…」小静身体抽搐了
几下,热热的淫精再次洒在少年那沾满淫水泡沫的肉棒上。
  「小弟…你…还不会射吗?」真树问着。

  「因为真树姊姊叫我不要射所以…」少年回答道,顺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

  「现在可以射了啦…小静都快被你玩死了…」真树说道,话还没说完,少
年的精液就狂射而出,注满了小静淫蕩的处女穴,让她在初次接受的精液洗礼下
洩出第四次的阴精。

  「你真是个…坏孩子…」看着小静满足的疲惫脸庞,真树下了个评语:「
害我们变成这个样子…」

  「咦?」女医师吓了一跳,再怎么说他都已经射了三次,但他的肉棒却还是
保持着备战状态,当然,她不会拒绝少年再一次的进入。

  「来吧…你可以…进来…射到精液没有为止…」
  「谢谢姊姊!」少年快乐的叫着,同时将肉棒刺入女医师淫湿的肉缝当中。

  「姊姊的…真棒…太舒服了…」少年摆动着腰,红通通的巨棒姦淫着诊
疗床上软瘫着的真树,她的裸体上满是精液的痕迹,蜜穴更是红肿不堪,同样红
肿的后庭现在正接受巨根的抽插,里边大量的白色黏液被肉棒不断搅动着,发出
「啪喳啪喳」的声响。

  一旁的小静也好不到哪去,晕过去好几次又被插醒的她,身上一样有着大量
的精液,一个晚上就被少年夺走前后双穴与嘴巴的贞操,对她来说是太大的负担
,不过搞红了眼的少年还是毫不留情地在她身上射出兽慾的象徵。

  「不…不可能…」被扛起一只脚接受插入的女医生真树虚弱地喃喃自语,
不过剩下的话却没来得及在她第二十六次高潮洩身晕倒之前说完:
(一个晚上…射了几十次还这么硬…精液也还是这么多…他…一定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