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三楼的人妻,吴姊 [2/2]

三楼的人妻,吴姊 [2/2]


  经过我一番努力的舌头调情后,她逐渐酥麻难挡,也懈下了全部的羞耻心,开始大方的朝着我把双脚尽量张得开开的,露出整个阴户和阴毛,方便让我看个够、吃个饱。我睁着大眼,靠近阴户,凝视久久,只见她张开的美丽阴户内外满是淫水,连周围的阴毛也都糊成一团了,我一手抚摸着阴毛,一手拉开了阴唇,盯着那粉红的肉洞看,好像很仔细的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然后用手指尖轻轻的抚摸那洞肉,并沾了一点淫水往口里嚐,我面对这片茂密的黑森林,深感好奇,讚美着说:「姐,妳的阴户上面的阴毛好漂亮,肉洞里头的汁液也很香甜。」

她娇羞的笑骂说:「小鬼,让你看饱就好,还说出来,真让我羞死了。其实,我的阴毛也不知怎的就是长得特别的旺,我以前爱游泳,常要修剪,否则会露出泳裤外,很是难看,我先生就常常笑我,说我是鬍鬚张的妹妹。」

  我埋首在她的阴户前,又摸又抠,又吸又咬,她的阴户已是淫水泛滥得一塌糊
涂了,此时我知道可以开始攻击了,我就把她的双脚高高擡起,扛在肩上,一手去拨开她的阴毛,一手提着自已的阴茎,对準着已是湿漉漉的肉洞插了进去,只见她双眉紧蹙、呀了一声,我的粗大阴茎已是整根尽没了,并且一进一出的开始轻抽慢插了。

  『小弟,你的东西太粗太长了,要轻一点,否则我会痛的。』她说。

  「姐,我知道,我不会太用力的。」我回说。

  只不过一会儿的抽插,她的身子开始激烈的扭动了,一阵阵的酥麻后就淫态百出、娇喘连连:「小弟…用力点…不要停…我好舒服…」

  经过一轮猛烈的抽插后,我说:「姐,叫我老公。」

  她马上乖顺的回应:「老公…老公…干我…我好舒服…干深一点…哦…再用力一点…对…对…老公…干我…我的屄好养…我要死了…。」她开始语无伦次、淫声浪叫,我好兴奋,因为她真的喊我老公了。

  「姐,起来换个姿势吧,妳趴在床上,让我从后面来干妳。」我说。

  「老公,你花样还真多,好吧,我这样跪趴着的姿势很像母狗,对吗?」她回应着,已不见羞态了。

  此时她翻过身来叭下,四肢弯曲跪地,摆出母狗的姿势,她高高翘起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露出满是淫水的阴户,等待我的阴茎从后面插入,此时她的姿态是那么的性感撩人,表情极尽淫蕩饥渴,我左手拨开沾满淫水的浓密阴毛,右手扶着自已的阴茎,啵滋一声,瞬间尽没。

  她跪趴在床沿,前面刚好有一面大镜子,那镜子平时是用来出门前整装衣服用的,此时她欣赏着自已的风骚淫蕩模样,极为震憾与兴奋,后面站着裸男的我,猛力的抽插她的阴户,真像一幅淫秽的春宫图画,她越看越感兴奋。

  「老公…老公…来…干我…用力干我…不要停…我的屄痒死了…我快死了…我好舒服…」在我猛抽狂插之下,她又开始浪叫,髒话是越说越兴奋。

  我时而搓揉她的奶子,时而拍打她的臀肉,但她还是显得一付未能满足的样子,好像觉得撞击力道还是不够重,根本无法搔着养处,所以时时扭动玉臀、频频回首催促,希望能享受到更深更猛的抽插滋味。这时我了解她的心意了,就加快了抽插的动作,每次都是极为强力的撞击、一下到底,她那两片雪白光滑的臀肉,也都跟着大幅度上下震动,两颗垂吊在胸前的浑圆大奶更是激烈的前后跳动、摇晃不止。

  「老公…老公好厉害…我好喜欢…喔…喔…我好舒服…用力干我…不要停…我要死了…」她酥麻难挡、骚痒难耐,不断的淫声浪叫。

  经过一阵快速的大起大落,我的龟头传来一阵阵的酥麻,我知道快要射精了。

  「姐,我快要射了。」她一听马上转头对着我说:「来,射我嘴里。」她张开嘴含着龟头,不断的吸吮,将  我射出的浓浓精液整口吞嚥下去了,我爽极了。

  她癡癡的看着我,还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让我看她嘴巴里的剩余白色精液,她吞下精液后再次低下头,用  她的舌头及嘴唇,将我的阴茎及睪丸全部仔细的舔呧过,甚至连肛门口也舔得乾乾净净。

  「姐,精液好吃吗?听说女人常吃精液有美容养颜的效果喔。」射精后的我紧紧的搂着她,双手仍在她的奶子上轻揉着,望着她问。

  「精液的味道是有点腥,不过好像男人都喜女人吃他的精液,至于女人吃精液会美容养颜,我是不信,那是男人编出来骗女人的谎话。」她回答。

  她又说:「小弟,你在我这里休息一下才走吧,等一下我还要到学校去接我女儿呢。」但是我说:「姐,时间不早了,我要先走了,万一等一下妳女儿回来看到不好。」

过了一星期,我又开始想念她了。我想白天她女儿不在家比较方便,我就假藉名义,找了一个历史上的问题,打电话说要到她家里请教她,到了她家,我们就胡乱的闲聊,聊了一会后,她大概知道了我真正的来意,她就说:「小弟,你今天是不是想找我帮你放精了。」

  「嗯,姐,妳怎么那么聪明、那么善解人意,又那么漂亮,真是我的女神。」我馋媚的说。

  「少来了,你不要对我乱灌迷汤,甜言蜜语,没安好心,我知道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只好将就来找我了,是吗?」她说。

  「不是啦,姐,你现在就是我的女朋友,天地良心,我确实很爱妳呀,不信,我可以发誓。」我说。

  「好啦,我逗你玩的啦,你先去浴室沖个澡,再到我房间来吧。」她说。

  我太高兴了,她终于答应了,我赶紧到浴室沖了澡,也没穿回衣服,就跑进了她的卧室,我发现她已经自已脱光了衣服,静静的躺在床上等我享用了。

  我迫不急待的扑上去,紧紧的抱着她狂亲乱吻,两只手在她身上胡摸乱捏。

  「小色狼,别这么猴急,想强姦女人吗,告诉你,对女人要温柔点、轻点,会痛的。」她说。

  「好,好,我的好姐姐,只要妳答应,我什么都听妳的,现在是要我轻点,等下妳肯定会叫我用力点。」我调皮的说。

  「少贫嘴,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她媚眼含春,无限娇羞。

  她翻身让我躺下,她跪坐在我的身傍,俯身低头,用嘴巴去含我已勃起的阴茎,又吸又吮,让我舒服极了,我看着她吸可恶时专注的模样,非常可爱。

  不久,她就起身张开双脚,跨过我的腰际,双膝微蹲,她的肉洞朝着我的阴茎準备坐下,在坐下之前,她还怕我的阴茎受伤,用纤纤玉指,低头注视,小心翼翼的先将她自已的阴毛拨开,并撑开两片红润的阴唇,让肉洞整个露出后,才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对準了才缓缓的坐了下去。

  「姐,这姿势叫观音坐莲。」我说。

  「小色狼,舒服吗?」她此时显得兴緻勃勃,当她瞄到我的目光始终盯着她的两颗大奶子和乌黑的阴毛看时,她不自在了。

  「小色狼,小心你的眼睛会闪到,你这样色瞇瞇的一直盯着我的身子看,我有那么好看吗?」她说。

  「姐姐的奶子是最好看了,白白的又大又圆,简直是完美的艺术品,下面的阴毛浓密乌黑,真是迷死人了,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那水濂洞会令人无时无刻都很想钻进去,不想出来。」我不断的讚美她,让她很是高兴。

  「小色狼,你这根东西在我里面,弄得我好舒服。」她也回应说。

  她粉嫩的肉洞夹住我坚廷的阴茎缓缓的上下左右套弄,只见那光滑雪白的肥臀也是忽上忽下、或左或右的动着,越来越快,她双手插腰、粉脸狂摆、秀髮乱飞,那胸前吊着的两颗雪白大奶子,也随之活踫乱跳、激烈摇晃,我伸手想抓都抓不住,这时她的表情真是如癡如醉、欲仙欲死呀。

  「姐,叫哥哥干妳。」我又捉弄她。

  「哥哥…亲哥哥…干我…快干我…用力干我…我爱哥哥干我…呀…呀…我爽死了…」她顺从的回应着,享受着激烈的狂抽猛插的滋味。

  「哥哥…亲哥哥…干死我了…我的屄痒死了…喔…喔…我舒服死了…我要死了…观音坐莲真是爽…」她两眼翻白,淫蕩浪叫着。

不多久,我开始觉得撑不住了,「姐,快,我快要射了。」我急着告诉她,只见她是一阵紧张,马上飞身腾空而起,迅即低头俯身,用嘴巴紧紧的含着龟头,不断的吸吮,将我喷出的浓浓热热的精液,整口吞嚥下去了,我射精后的龟头极度的敏感,还被她紧紧的吸吮,真是爽极了,最后她还顺便清理了睪丸及屁屁附近的残余精液。

  「我的好姐姐,你每次都用舌头舔我的屁屁,不会怕髒吗?」我说。

  「反正你们男生不是都喜欢女生这样吗?」她回答。

  「姐,谢谢你,你先生有妳这样美丽又善解人意的老婆肯定是爽翻天的。」我有点忌妒的说。

  「嗯,小鬼,好像你有在吃醋喔,不要这样,我以后会帮你留意一个好女生,也会尽心的服伺你,肯定也会让你爽翻天的。」她又高兴又娇羞的说着。

  「谢谢妳了,姐是金枝玉叶、西施再世,又聪颖过人、善解人意,如果有一天我能有像姐这样的好老婆,我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了。」我高兴的说。

  「过两天,我炖锅鸡汤给你补一补身子。」她说后,我感激的抱着她亲了一下,并且在她的身上到处爱抚。

  我们两人裸裎相拥短暂的睡了一下,极为甜蜜入梦。

  醒后一看钟,已快三点了,她的小女儿快放学了,我一起身,看到她光溜溜洁白的身子,浑圆高耸的奶子,乌黑毛茸茸的阴户,我的阴茎又瞬间勃起、蠢蠢欲动了,这时她看到我色瞇瞇的眼神,一直盯着她身上看,知道我又想要了。

  「小色狼,来吧,不过要快点。免得我等一下到学校接女儿会迟到。」她善解人意的说着,走到我的面前蹲下,伸手握住阴茎,含在嘴巴里吸吮了一会后,我舒服极了,她就用狗爬式跪叭在床沿,翘高臀部、露出阴户,静待我的插入。我倒也识趣,知道不能久作,所以快速的一阵抽插就换来一阵酥麻,直冲脑门,我知道精门锁不住了,迅即拔出阴茎,插入她的嘴里,射出了一陀浓浓热热的精液,她顺从的吞嚥后,我们两人各自经过简单的清洗,就着装整齐,一前一后的出门去了。

  时光飞逝又过了一星期,有天晚上,我穷极无聊又打电话给她,想约她到阳明山夜游,她也一口答应,但是她说要等晚一点,她的小女儿睡了后才行,后来我们就在十一点后才出发。

  我骑着我的一二五西西机车,载着她一路驰骋直上仰德大道,她的双手环绕抱着我的腰,她那柔软丰满的胸脯紧紧贴着我的后背,我感觉舒服极了,我偶而紧急剎车,我们两人贴得更是紧实,车子经过了文化大学、阳明山前山公园,最后我们到了竹仔湖附近的一处赏景地点,该处视野极佳,可以欣赏大半个台北市的夜景,我们互相拥抱依偎,静静的坐着。

  「小弟,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难过喔,那就是我先生过两天要回来了,我们可能暂时不能见面了。」她忧伤的说着。

  「姐,我知道这是迟早会来的事,这是我们的宿命,没办法。」我说得轻鬆,但心在淌血。

  「我们下辈子要早点认识,就可以在一起不分离了。」她说。

  我们静默一阵无语,我觉得不该姑负此时的良辰美景,不应该浪费时间了,我抱着她开始亲吻,她也热烈的伸舌回应,我右手伸入她的领口,握住她的奶子搓揉,我用指尖拨弄她的乳头,没多久,她开始娇喘连连了。

  我见四下无人,扶她站起来,把她的裤子连三角裤一併脱了,我蹲下吸吮她的阴户,我发现她的阴户已是淫水漫漫、泛滥成灾了,我只吸吮两下,她就娇躯颤抖,双脚发软站立不住了。

我见状,就扶她俯在椅背上,我迅速的掏出了早已勃起坚廷的阴茎,从她的背后,擡起她的右脚,让她露出整个阴户,我就插了进去。

  「呀!」她双眉紧蹙、娇啍了一声,我的阴茎已是整只尽没,开始轻抽慢插了。

  「哥哥…哥哥…用力干我…喔…喔…我爽死了…我要享受最后的激情…」她已发骚了,在这荒郊野地,特别容易春情蕩漾、血脉喷张。

  在我强力的一阵狂抽猛插后,她气喘嘘嘘、哀嚎连连,而我也感觉快要喷精了。

  「姐,我快要射了。」我小声的说着,她马上转头过来蹲下,用嘴含着颤抖的龟头,紧紧的吸吮着,直到我射出热热的浓精,她吞嚥了,还特地转身舔呧我的屁屁,让我舒爽极了。

  「姐,妳真是聪颖又善解人意,都知道男生的喜好,能和姐在一起真是福气,唉,我们相见恨晚。」我甜言蜜语拍着马屁。

  「其实你们男生的喜好不就是这些,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她说。

  「还有男生喜欢肛交,姐试过吗?」我趁机说。

  「我没玩过,我怕肛门会痛,不过有机会试试是可以的。」她说。

  我们静静的互相拥抱着,过了好一会,她说:「太晚了,休息一下我们回家吧。」我们回到家已是淩晨四时了。

  谁知这一别竟是永别,因为两天后她的先生回国了,也顺便搬家了,她们搬到那儿去谁也不知道,我一直以为她会留些讯息给我,结果却是没有,让我空留愁怅与悔恨,至今十年了,每当想起这段情,好像梦一般,交织着甜蜜和辛酸…